学校主页 | English | 旧版新闻网
新闻热线:0743-8564834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吉首大学新闻网 -> 首页 -> 凤飞文苑 -> 内容阅读

感性·理性·灵性:精彩女人生命的三个面向

作者:陆群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7-04-10  点击:

    精彩女人,这里的主体是女人,精彩是一个目标指向。精彩女人,这个沙龙的意义就在于让我们认识到,什么是精彩女人?女人,如何使生命精彩?

 

    女人作为生命存在的主体,是处在一张复杂的关系网络之中。我们可以把这种关系网络用一张简易图画出来:一个是纵向的生命继承关系;一个是横向的社会交往关系。

 

    在纵向的生命继承关系中,我们由父母生育而来,我们也生育下一代。这种关系是天然的、本能的,是不能够选择的。你会说,男人也一样,是的,但我想说,在这种关系中,女人对于生命感受的强度和男人是有差别的,女人必须承受为了生育而加注给她的特殊的身体感受,比如十月怀胎、分娩的阵痛、周而复始的经期等等。这是男人所没有的。这种感受如此深刻,强化了女人在身体感知方面的能力。

 

    我之所以要强调这点,是因为我认为,正是这种身体感知的能力使女人与生俱来地拥有了一种禀赋,那就是,深刻地体会到生命的来之不易和珍贵。也正是这种禀赋使她对上,孝敬父母;对下,慈爱儿女。在这些方面,女人通常比男人做得更好,更细心、更体贴。

 

    所以我们会看到,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文化中,都会有这样的女神,西方有玛利亚,中国有观音菩萨(说明一下,观音菩萨是外来的,但是和中国的渊源很深,早已本土化;而且,他在印度是男身,但到了中国,却成了女身,为什么?这是另外一个话题。)西方人信仰玛利亚,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玛利亚痛失爱子,经历了痛彻心扉的人生感受,人们相信玛利亚对人类的苦难就会有深刻的理解和同情;中国人信仰观音,除了有一个现实的功利性诉求,求子,更多的是赋予观音菩萨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情怀,她代表的是仁爱、慈悲。

 

    这两位女神实质上是现实生活中女人的理想化人格的折射形式。在中国,如果说某个女人像观音菩萨,那她一定是美的,是仁爱的、慈悲的;在西方,玛利亚被不断地被各种文学艺术作品表现出来,诗歌、小说、绘画、雕刻。曾经佛罗伦萨城邦选美,人们就认为,只有长得像拉菲儿绘画作品中的玛利亚,才是真正的美。因为人们已经赋予这种美特别的内涵:仁爱和慈悲。

 

    通过对女人的这样生命继承关系的清理,我们认识到,女人,是有着深刻的生命感受的。这种感受天生地强于男人。所以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说法,女人是感性的。没错,作为女人,首先是感性的,这是她的身体禀赋给她的。

 

    接下来看,女人横向的社会交往关系。在女人横向的社会关系里,有些什么关系?朋友、同事、爱人、普通人……在这些关系中,对女人生命存在影响最大、最持久的是什么?如果说男人是事业,那么女人就是爱人。

 

    古希腊有一个神话,诸神在创造人类时,最初的人是“球人”,是四只手、四条腿和两个大脑,圆滚滚的。因为这样,思想和行动很难统一,于是就被诸神劈成两半,成为男人和女人。可能是诸神的刀工一般,也可能是诸神的故意,劈开的两半相同但又不完全相同。我个人倾向于认为诸神是故意的,因为,男人和女人,做工是如此的精密,精巧,精细,精当。

 

    男人和女人一分开,伟大的爱情也诞生了。因为分开以后,他(她)总是想寻找自己的另一半,那个曾经给他(她)温暖、让他(她)感受到圆融的另一半;与此同时,男人和女人的战争也开始了,因为,他(她)们从来就没有完全一致过。神奇吧?浪漫吧?不可思议吧?是的,这就是爱情的特征。所以从古到今,爱情都是永恒的话题,因为从来就没有被说清楚过。以致于有人开玩笑说“爱情是个球”,这当然是个玩笑,但也不是全无道理,因为,爱情太奇怪了,分开了,总是想寻找,想圆融,想成为他(她)们未分开的那个样子;而一旦在一起了,又免不了挑起战争。

 

    球人这个神话被德国“纸剧团”搬上舞台,戏剧的名字是:《球人———一段哲学碎片》,并参加了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相对于传统神话,这个戏剧有点改编:一是神创造的我们,是在吃饱喝足以后,才最最渴望我们身体的另一半;二是我们一直在找,却总是找不着。

 

    这个戏剧里面包含了一个重要的观点:人是残缺的,必须在寻找中实现完美。寻找就是生命的主题。寻找什么?身体的另一半,这其实是一种隐喻,一种既形象又象征的表述。它隐含的哲学深意是,通过寻找身体的另一半,我们慢慢地认识我们自己,认识我们所处的自然和由我们所构成的人类社会,认识真、善和美。

 

    所以,为什么这个戏剧要取名 《球人———一段哲学碎片》?是因为这个戏剧想告诉我们这样一个哲学命题:人是认知的动物,人是有理性的。而且,在理性这个问题上,女人和男人并没有什么不同。西蒙·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有一个著名的观点,“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来变成的。”是男权社会的文化为了实现对女性的控制而强加给女人的,认为女人只有身体,没有大脑。现在我们清楚了,女人,也是有理性的,这是女人生命的第二个面向。

 

    那么,当我们拥有了感性和理性的生活,是否就足够了?感性给我们深刻的体验,但容易沉溺其中,难以自拔;理性让我们洞察因果,但难免抽象,且让人有“约束”之感,所以就有了“痛苦的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也讲过:“法律是没有激情的理性”,就是说,理性虽然是人类进步的尺度,但难免枯燥无味,会造成罗素讲的人的“天性的压制”,他甚至因此而倡导对于“审慎的反动”。那该怎么办?

 

    我觉得可以有第三种生活来拯救我们,那就是灵性的生活,我们也可以把它称作为诗性的生活。

 

    柏拉图讲过,一个诗人如果没有灵感是写不好诗的,就是要把一首诗读好都不太可能。他认为读诗和写诗是通向灵性生活的方式。但不是唯一方式。我们还有很多通向灵性生活的方式:一场真正的恋爱、一次用心的创作、一次倾听、一次旅行、一次放下面具的交谈,一次仰望星空的感悟……当你的心超越了物质对你的束缚,摆脱了理性对你的压制,你的心充分感受到自由的时候,那就是你的灵性生活。灵性生活赐给你一对翅膀,让你飞起来,在天空中,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所以,对于精彩女人,我的理解是,用三种思维去面向生活,感性的、理性的、灵性的。感性让我们活出女人的味道;理性让我们拥有明智的判断;而灵性,使我们像天使一样。(本文来自半亩方塘女性系列沙龙之一“精彩女人”活动中的发言整理)

 

    (责任编辑:见闻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下一篇:浦市印象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新闻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吉首大学党委宣传部
吉首大学新闻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