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English | 旧版新闻网
新闻热线:0743-8564834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吉首大学新闻网 -> 首页 -> 凤飞文苑 -> 内容阅读

上 弦 月 ——边边场的记忆

作者:吴恒忠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5-31  点击:

  抢狮子是我们矮寨坡上坡脚这一带苗家人的习俗。即年后各村的狮子去集市上表演,或是应邀去某个苗寨去切磋舞狮技艺。我记得有一次是去坪朗,临别时大家余兴未尽,坪朗人不准我们回去,就在河滩上抢我们的狮子,把我们的狮子布都扯烂了。可是双方都很高兴,因为这是表示坪朗人作为东道主的热情,更是舞狮人以舞会友的迫切心情。于是那天晚上,酒足饭饱之后,河滩上几堆篝火点燃了,全村男女老少都在河滩两岸看舞狮子表演,先是耍火流星开场子,然后是跳桌子,接着就是坪朗狮子耍一套,然后我们排碧狮子耍一路,狮子拜天地、拜四方,狮子接宝、狮子滚绣球等,特别讲究规定动作要不折不扣,自选动作要有难度、推陈出新。每到精彩处,人群中发出阵阵喝彩声……

 

  还有一次是八十年代初的正月初七初八左右,在大兴寨的一个小寨,我们的狮队又被抢狮留下来了。

 

  又是一个沸腾的夜晚。河滩上的舞狮散场后,队友们各自被安排歇息,我听到桥头有歌声,便向亲戚打了个招呼寻声追去。原来是上寨叭仁的四五个姑娘看完热闹后回寨,我就跟在他们后面,要他们等我,他们则用苗歌和我交流,最后看到我不会唱歌,就加快了脚步,不再理会我了。

 

  第二天我醒来时已是中午了,我沿河走大龙洞方向回家,下午走到两叉河(苗语名:热粮。为古卫所官道中的一个粮仓)时,见到五六个姑娘正在河里一边捞鱼虾一边唱歌。春节过后的那些天,河水应该还是冰冷的呀?我感到惊奇、诧异,听着她们此起彼伏银铃般的歌声、笑声,我禁不住停下脚步,最后坐下来,静静聆听……看到有个学生模样的小伙来听歌、打望,他们又唱又笑更起劲了。我也陶醉在这个动人的景致里,仿佛时间都凝固了。

 

  临近黄昏时,那群姑娘上岸了,依然是笑声不断,我发现,所有的女孩都是光着脚的!湿透了的裤子全都高高地挽着,每个人的腰间都别着一个鱼篓。她们年龄都不大,十七八岁,每个女孩的脸庞都那么青春、健康!一个个从我面前走过。猛然间,其中一个女孩的容貌深深地吸引了我,白里透红的脸庞,弯眉下那对好像会说话的眼睛,我痴痴地注视着她,当她走到我跟前,两人的目光相对时,她的眼光立即闪开了。

 

  “你们回来了。”我搭讪道。

 

  “嗯……”

 

  “看看你的鱼?”

 

  “看吧!”

 

  “把它送给我好吗?”她的同伴们渐渐走回寨子了,最后只剩下我和她站在桥头。我在她的鱼篓里选了一只小团鱼。

 

  “好!”她还是话不多。

 

  “晚上可以出来一起玩耍么?”

 

  “……”她不说话。

 

  “我是真心的,我都在这里等一个下午了?”我说。

 

  “我先回去吃饭,”她依然话不多。

 

  “说话算数,我就在桥头这里等你!”我有点激动急切地说。

 

  “嗯?”她好像欲言又止。

 

  “把你头上的红色发夹留给我吧,留作信物。”我一边说一边把她的发夹轻轻地从她头上的马尾辫上摘下来,她没有拒绝。同时我也迅速把自己身上的一瓶润肤霜拿出来塞到她的手里。

 

  “我先回去了……”

 

  “我在这里等你。”我坐在石桥上目送女孩走进黄昏,那一刻,我激动得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夜幕降临了,我心仪的人出现了。不过,来的是五六个姑娘,笑声立即像浪潮一样打来。一样的服装,相差不多的身高,她们像玩狼抓羊游戏一样,后面人抓住前面人的衣角结队从我面前走过去,口中齐声说:“是哪个?是哪个?”我认不出来。“是哪个?是哪个?”我又着急又紧张,还是没有认出来。“是哪个?是哪个?”我着急得手足无措,额头渗出了毛毛汗水。就这样,姑娘们不紧不慢地走了五六个来回,然后,然后她们就消失在回家的暮色中……

 

  这是个十分浪漫又十分沮丧的夜晚。我极不情愿地悻悻然然离开了村口的石桥,然后到桥下放了那只小团鱼……当两叉河姑娘们进入梦乡的时候,我正失魂落魄地走在回家的山道上,满脑子都是那个给了我发夹的姑娘,待我打着手电筒爬过小龙洞大坡时,天幕中正挂着一弯上弦月。

 

  在三十多年前的这个情感故事里,就差那么一点点运气和勇气,或者就差一首山歌,我或许就可以把那个让我心仪的女孩牵手回家了……我想这就是我们苗家人“边边场”的一部分吧?!在苗家人的情感世界里,无需飞鸿传书,无需媒妁之言,无需门当户对,相信机缘巧合,相信美妙歌声,相信两个人的眼睛,把爱情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就是苗家人自由之精神和“边边场”文化之精髓吧?!

 

  人的一生,有时难免会缺席一场轰轰烈烈的婚姻,但都会历经并珍藏着曾经青春火花的热烈闪烁!

 

  此后我每次路过两叉河,心中都会升起当年的那枚上弦月。

 

  (责任编辑:苏卫平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新闻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吉首大学党委宣传部
吉首大学新闻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