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English | 旧版新闻网
新闻热线:0743-8564834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吉首大学新闻网 -> 首页 -> 凤飞文苑 -> 内容阅读

湘西岁月(一)

作者:龚陈荣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10-16  点击:

  序 曲

 

  一九七八年,阳春三月,大地回暖,万物复苏。一个尚未脱去稚气的青年,怀揣着“好好学习,振兴中华”的鸿鹄之志,挑着脚厢,乘上西去的汽车,走进了一个神秘的地方――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走进了一座神圣的殿堂――吉首大学。开始了他为期六年的湘西生涯。

 

  (一)走进湘西

 

  我对湘西的印象,是在接到吉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通过道听途说而初步开始形成的,因而是肤浅的、片面的、不客观的、不完整的,有些甚至是偏激的,有些甚至是错误的。

 

  接到通知书时,我只知道自己被大学录取了,即将成为一名大学生了,成为了千人羡慕万人仰慕的天之骄子中的一员。至于吉首大学是所什么样的大学,这所大学在什么地方,这所大学近况怎样,等等,我一概不知。我只知道上大学成了“穿草鞋与穿皮鞋”的分水岭,只要大学毕业,就是一名国家干部,工作由国家分配,再也不用父母亲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厚着脸皮、东奔西走的托人拉关系、走后门去安排工作了。我只知道即将远离父母,远离亲人,远离故土,可以在自由的天空里展翅飞翔了。一九七八年的春节,是我人生中过得最幸福最快乐的节日之一。如论我走到哪里,碰见些什么人,大家眼神中透出的是钦佩,口中说出的是恭喜。心里喜滋滋甜蜜蜜的。

 

  欣喜之后,才知道对于吉首大学,除了录取通知书上显示的地址――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县外,其他一概不知。那时没有资料可查,更没有百度可上,只能靠托人来打听。通过对收集到的信息进行整理,得出了对湘西自治州的初步印象:它是主要由土家族和苗族人组成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是少数民族自治州,吉首大学就位于州府所在地――吉首。人们对这一地域的描述各有千秋,归纳起来就是三点:1、山高林密,交通闭塞;2、愚昩落后,物资匮乏;3、民风彪悍,盛产土匪。总之充满了神秘、神奇和恐怖,也给人带来了一股想去走一走看一看,一探究竟的冲动。我就是其中之一。

 

  经过多方打听,从澧县到吉首,唯一的线路是乘汽车经常德、沅陵,然后到吉首。公路里程约四百公里。四百公里的路程,放在今天来说,无论是乘汽车还是乘火车,均可半天到达,而在当时,我可足足走了三天。第一天,由母亲扶送到常德,在大姨妈家过夜。第二天,由大姨父黄道钰扶送到沅陵过夜。第三天,继续在大姨父的扶送下,终于在黄昏时分到达吉首。

 

  一条公路弯弯曲曲细又长,它将把我带到一个神秘的地方。对于从未离开过县门,从未离开过平原的我来说,这次远行令我终生难忘。过了常德,汽车开始进入山区,在崇山峻岭中,像蜗牛般的缓慢爬行。汽车时而翻山越岭,时而傍河而行。越往西走,只见山越来越高,林越来越密;越往西走,只见河越来越窄,水越来越急;越往西走,只见车越来越少,人越来越稀;越往西走,只见人们神色越来越凝重,心跳越来越急。车行山中,路窄坡陡与弯多弯急并存,把人摇得晕晕沉沉;车行河边,悬崖峭壁与万丈深渊同在,让人惊恐万分。难怪车上乘客没有一人睡觉,都睁大双眼,静静地凝视着远方。

 

  在常德到沅陵的路途中,我的内心始终充满了担忧、恐惧和希望。

 

  汽车在山间公路上摇摇晃晃地缓慢爬行着,我也就这样似睡非睡地胡思乱想着。最担心的是怕遇到土匪。提起湘西,让人自然而然首先想到的是土匪,在我们这些域外人的心中,那可是一群头生红毛,青面獠牙,五大三粗,一脸横肉,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恶棍。虽然说在解放军重兵围剿下,匪患已经清除,但难保说没有漏网之鱼,没有新生代,那可说不准。要是真遇到了土匪我该怎么办?我的身上可有两件在当时称得上值钱的家当,那可是父母亲举全家之财力,为我置办的,也是对我考上大学的一种奖励。一件是一块上海牌手表。那可是全国顶级品牌,在世界上都算一流,全国统一零售价格是120元。在当时要花去我父母亲两人两个月的工资之和,换算成现在的币值,至少在1.5万元以上。那年代虽然社会治安形势总体是好的,但也不乏有个别亡命之徒,为了一块昂贵的手表铤而走险,杀人越货。我家乡澧县就曾发生过这样一起恶性事件。七十年代中期夏季的一天深夜,澧县中武公社一名干部,在公社开完会以后,回包点大队住户家的途中,路过一座窑厂,手腕上戴着的手表,在月色中熠熠生辉。守窑者见其孤身一人,顿起恶意,趁其不备,用砖头砸其后头致昏,再将其残酷杀害,夺其手表,并将其尸体扔进窑炉中烧毁。当然,这名罪犯已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第二件是一双定制的牛皮鞋。这双皮鞋由父母亲特地在澧县皮鞋厂量身定制,为了能让我穿着去上学,还托人找制鞋师傅帮忙提速,才让我如愿以偿。这双皮鞋的价格是17元,是我母亲半个月的工资。相当于现在的币值1500元左右,可以买一双高档的金利来、花花公子、红双喜等名牌皮鞋了。别小瞧这双鞋是澧县皮鞋厂的产品,那时澧县皮鞋因造型优美、穿着舒适、货真价实而畅销全国各大城市。据说当年有位姑娘到上海出差,忍痛花了几十元,给她恋人买了一双皮鞋,回到家送给恋人,拆开包装一看,这双皮鞋的产地就是澧县。这双皮鞋成就了一对美好姻缘,这段佳话也一直流传至今。只可惜澧县皮鞋厂没有延续它的辉煌,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因经营管理不善而被无情地淘汰了。如果土匪来了,这两件物品肯定是他们抢劫的首选对象。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把手表往手臂上提,藏在衣袖兜里,免得引起人们的注意。皮鞋穿在脚上,无法隐藏,我就双脚紧靠,尽力的往后挪,试图把它藏在座位下面。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幼稚可笑,如果真的遇到了土匪,凭他们的工作能力和经验,心都可以给你挖出来,还有什么东西搜不出来呢。那只能主动交给他们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千万别来个“壮志未酬身先死”,我还要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呢。在沅陵县转车时,我和大姨父利用上午半天候车的时间,参观了一下沅陵县城。沅陵县城位于沅水北岸,与车站隔河相望。吃过早餐,渡过河去,沿码头拾阶而上,便进入沅陵县城。它的主街道是一条狭长的岩板路,两旁全是已经呈暗黑色的木板房,看不清建于哪个朝代。一边依山而建,见缝插针;一边临水而立,吊楼密布。让人感觉得非常古老,非常陈旧,并且透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店铺大面未开,只有几家早餐店,零星地散落在街头。街上行人很少,只有一些上班族和学生们在匆匆赶路。街上比较显眼和有特色的建筑是两座教堂。一座是天主教堂,崇拜上帝;一座是基督教堂,信仰耶稣。可惜那是文革后期,教堂都是锁门交枷,尘封已久,只能观其外貌,里面的情形就不得而知。最后,我们来到了湘西剿匪胜利纪念碑前。这座高达16米的纪念碑,它描述了历时两年多的湘西剿匪战争的艰苦历程;它记叙了很多可歌可泣、感天动地的故事;它镌刻着1005名为湘西剿匪而英勇牺牲的烈士姓名。他们信仰共产主义,并为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纪念碑高耸入云,它向世界庄严宣告:湘西剿匪以土匪的彻底失败,以人民的彻底胜利而告结束。从此湘西再无匪患,全国再无匪患。从烈士陵园出来,碾压在自己心中多日的阴霾,从此一扫而尽。这时,街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叫卖声,还价声,吆喝声,招呼声,此起彼伏,古老的县城焕发出勃勃生机。

 

  汽车在山间公路上摇摇晃晃地缓慢爬行着,我也就这样似睡非睡地胡思乱想着。乘车出行,最重要的是确保行车安全,在此基础上再谈舒适、正点和服务周到。没有了安全,其余一切为零。在这条路面狭窄、凹凸不平、山高坡陡、弯多弯急、路况复杂的公路上行车,如果出现点什么,万一发生点什么,其后果都不堪设想。因此,在安全的问题上,没有如果和万一,必须做到万无一失。但事情往往要比想象危险得多,复杂得多。这一路行来,不仅让我的心脏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而且还真悟出了一点点人生的哲理,那就是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对此次湘西之行将面对的各种复杂局面,尽管临行前已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当危险情况出现在面前时,还是感到害怕。两车相遇,车辆靠边,公路的一侧立刻就会在你眼前消失,映入眼帘的只有悬崖峭壁或万丈深渊,茫茫雾海或喘喘急流,吓得我用双手蒙住了眼睛。路况时好时坏,汽车一路颠簸。它一会儿把人抛向空中,将脑壳重重地撞击到车顶蓬上;它一会儿把人摔向谷底,将屁股重重地撞击到车座椅上。行程尚未过半,人已是腰酸背疼,五脏翻滚,六腑倒腾,口吐黄水。就像打了霜的茄子一样,蔫头耷脑,疲惫不堪,不由自主地倦缩在座位上,连活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山峦层层叠叠,翻了一座又一座,仿佛没有尽头,永远都爬不完。汽车爬陡坡时,发动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发出牛一般的吼叫声,车尾冒出缕缕黑烟。有时发动机突然熄火,汽车竟在半坡上停了下来。真让人的心都跳到了嗓门眼上。千万要顶住,千万不能后退,后退就意味着死亡。汽车行至急弯处,公路仿佛到了尽头,好像再往前一步,汽车就会一头栽下万丈深渊。而转过弯来,前面一片坦途。还真是印证了“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车行至山顶,突然停了下来,只见前方公路旁立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乘客下车,汽车过渡”。这就是以危险闻名于世的铁沙河渡口。它位于沅陵县与泸溪县的交界处,武水与沅水的交汇处。过了此渡,就进入湘西地界。下得车来,往下一看,直接可以看见停在河边等候的渡船。可以同时渡四辆车的渡船,显现在我眼前的只有蚂蚁大小。听同行的乘客说,五十年代初,有一辆客车,因坡陡弯急,刹车使用过度而导致失灵,直接冲入河中,车上乘客无一幸免。从此以后,客车至此,乘客下车,步行上船。上得船来,往后一看,只见眼前的这座山,孤峰突立,壁立千仞,直指云霄,气势磅礴。让人惊叹的是,前辈们靠手砸肩扛,硬是在几乎垂直的峭壁上,凿开了一条通天大道,打开了进入湘西的门户。

 

  汽车在山间公路上摇摇晃晃地缓慢爬行着,我也就这样似睡非睡地胡思乱想着。吉首大学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校园环境怎么样,出过一些什么样的人物,留下了一些什么样的传奇故事,等等。许多类似的问题,一路萦绕在我心中,急切地想知道答案。既然是大学,那就应该体现在一个“大”字。校园很大。它应该占地面积至少在二三百亩以上,园内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宁静雅致,整洁有序,环境优美。校门很大。它应该是一座用汉白玉砌成的,并具有少数民族特色的门楼,门楼中央镶嵌着“吉首大学”四个大字,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显得格外庄严肃穆。教学楼很大。它应该有数栋古朴庄重,错落有致,风格各异的教学楼,掩映在绿树丛中,营造出良好的读书氛围。图书馆很大。它应该是一座整体宏伟大气,古风蔚然的建筑。藏书量很大,至少有几十万册。藏书种类很多,专业类与公共类的工具书,古今中外的名著,一应俱全。阅览室宽敞明亮,书桌排列整齐,桌面一尘不染。上百人同时阅读,鸦雀无声。生活区很大。生活区应该与教学区分开,一幢幢宿舍楼林立其中,食堂、澡堂、卫生间、洗漱间应有尽有,可供几千人方便舒适的生活。生活区内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健身场地,由林荫小道相连。人行其中,无论是思考问题、默诵课文、谈古论今,还是散步休闲、运动锻炼、谈情说爱,心情都十分舒畅。大礼堂外观气势恢宏,内部金碧辉煌,可容纳几千人。运动场上,有打蓝球的,打排球的,打羽毛球的,打乒乓球的,踢足球的,搞田径的。运动健儿一个个生龙活虎,健步如飞。啦啦队员也不甘寂寞,呼叫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师资力量雄厚,白发苍苍的老教授,雄姿英发的年轻讲师,一个个都是衣着光鲜,西装革履,满腹经纶,胸藏万卷,谈吐自如,出口成章。等等。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浮想联翩,脸上还不时露出幸福的笑容。到后才知道,什么叫胡思乱想,什么叫异想天开,什么叫白日做梦。

 

  汽车在山间公路上摇摇晃晃地缓慢爬行着,我就这样似睡非睡地胡思乱想着。俗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湘西的生活怎么样,成为了我急切想知道的事情。尽管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听说全国还饿死了不少人,但我在父母亲的精心照料下,虽然没有锦衣玉食,到也衣食无忧,肚子里少有杂粮。我还清楚地记得,和弟弟在身体发育期间,单位食堂三两一钵的钵子饭,一顿可以吃三四钵,吃完饭的钵子叠在面前,就像一座小山。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时早餐吃面条,一人可吃两三碗,母亲就专门买了两个碗口有小水桶粗的镂花碗,每餐一人一大碗,外加两个荷包蛋。这两个碗至今还在父母家里保存着。它作为一个时代的见证,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那段难忘的历史。我还清楚地记得,母亲为了满足我们兄弟俩身体发育时对营养的需求,可谓是绞尽脑汁,想了很多办法。那时大米、油料、猪肉、鱼类、豆腐、红糖等,好像与营养有关的食品,都是凭票供应。母亲就弄了一些像乌龟、水鱼、黄蟮、泥鳅之类的非计划供应的,当时只有叫花子吃的,生态环保的,高蛋白低脂肪的,吃完肉后卖壳还可以赚钱的食品,给我俩改善生活。我还清楚地记得,就是在上山下乡当知青的那段日子里,通过知青们的共同努力,都还是做到了青菜不缺,荤菜不少,米饭管饱,油水充足。因此,我虽然生在三年困难时期,长在物资短缺年代,总的来说,肚子还是没有受到什么委屈。那即将迎接我的湘西生活会是怎样的呢?崇山峻岭,瘴气重重,耕地很少,土壤贫瘠,交通闭塞,物资匮乏等,这是不争的事实。身处在这里的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肯定是相当困难,有时甚至衣不遮体,食不果腹。那长期在此工作和学习的国家工作人员和大中专学校的学生们,靠什么生活?肯定是靠国家重点支持。那时,吉首不通铁路,不通水路,进出货物全靠为数不多的几条普通公路运输,其生活物资能得到有效保障吗?湘西人民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繁衍了几千年,并为保卫这片土地,进行了无数次可歌可泣的斗争,必定有他们的生存之道,必定有他们能够为之奋斗,不惜流血牺牲的理由。这片丛林地大物博,地广人稀,相当封闭,只要没有外界强力干扰,这里的人们就可以自由自在的,无忧无虑的生活。“靠山吃山”,山就是他们生活的源泉,山就是他们生活的依托,山就是他们生活的保障,山就是他们生活的世界。湘西阳光充足,雨量充沛,四季分明,虽然湿度较大,雾天较多,气温偏低,但物产十分丰富。零星土地可种稻谷、红薯、玉米和大豆。漫山遍野都是参天大树,珍稀古木,野菜菌菇,野果山药等。可以食用的野生动植物枚不胜举,都是美味佳肴。经济作物也很多,木材竹子,桐油油茶,水果药材,茶叶蜂蜜,山珍家禽等,可惜由于大山的阻隔,物资的交易大都通过定期赶场来进行,大面还是易货贸易。产品不能成为商品,从而几乎没有什么经济收入。大山,不仅封住了人们的思想,封住了人们的视野,也封住了人们通向幸福美好生活的大门。湘西本土红薯玉米产量很大,我们的口粮中不会搭配一部分杂粮吧,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一九七三年,澧县人民为了支援亚非拉人民的解放事业,自愿贡献出三分之一的大米,以红薯干来替换。导致每餐三两的饭钵中,就有一两红薯干。开始几顿还能吃,一个月内还勉强,到后来每当闻到从蒸笼里冒出的红薯气味,就一阵阵胸闷想吐。学校食堂是我们校园生活三点一线的一个重要支点,是我们校园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那它该会是怎样的呢?应该是开间很阔,内空很大,整洁卫生,窗明几净,可供几千人同时用餐。开饭时间,同学们手拿饭盒,排起长队,依次打饭。饭菜品种很多,荤素搭配,色香味俱佳。看一眼,令人眼花缭乱;闻一下,直觉香气扑鼻;尝一口,仿佛神仙在世。作为少数民族地区的大学,应该还有各种各样的少数民族特色的佳肴。酸甜苦辣咸,我样样适应;热冷蒸炒煮,我样样都行。在这里读书,不仅可以饱学知识,还可以饱享口福。想到这里,不觉口生津液,口水直流。

 

  经过一路的思考,我认准了一点,那就是无论前面有什么预想不到的困难和风险,摆在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前进。进,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退,就意味着彻底地失败。只有走进湘西,才能了解湘西;只有走进吉大,才能了解这所学校;只有学到知识,才能强大自己;只有取得真经,才能有所作为。唐僧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一路遭到妖魔鬼怪的围追堵截,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从不言退缩,以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毅力,战胜各种困难,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与之相比,我面对的困难不值一提。车过铁沙河,好像飞一样。汽车傍着武水逆水而上,山势越来越平缓,公路越来越平坦,峡谷越来越开阔,溪流越来越平静,人的心情也越来越舒畅。心情好了,看什么都奇美无比。人说湘西好风光,之前哪有心情欣赏,此刻,它秀丽的画卷才映入我的眼帘。粗旷的山峦,涓涓的溪流,别样的情趣,万般的风情,精致而婉约地绘成了一副山水画卷。不知是人在景中走,还是景在人中游。西下的太阳,它照在翠绿欲滴的树叶、藤蔓和小草上,发出五颜六色的耀眼光芒。它照在静静流淌、晶莹透亮的溪水上,就好像洒下了一层薄薄的珍珠,一闪一闪地眨着自己俏皮的眼睛。它照在正在西行的汽车挡风玻璃上,折射出的光芒,布满了整个车厢,让人感觉无比温馨,就像慈母敞开她那温暖的胸堂。朵朵白云在峡窄的天空悠闲自在地飘着,就像洁白的风帆带着帆船,在蔚蓝色的海洋里翱翔。茂密的森林一望无际,有苍劲挺拔的松柏,有直冲云霄的云杉,有枝繁叶茂的香樟,有经济高效的桐树,有化石之称的水杉,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珍稀树种。林子里还不时传来百鸟的鸣叫声,自然而然地汇聚成了一首悦耳动听的交响曲。现在正是枯水季节,武水显得格外温柔和善良。在两岸退出的河床上,长满了绿油油的无名野草,野草丛中布满了各色野花,就像给温顺可爱的武水,献上了一条美丽的花带。河床上静躺着很多形状各异、大小不等、材质不同的石头,它们势头挡住流水的去路。可不曾想到结果是,要么被流水嬉笑着一跃而过,扬起洁白的浪花;要么被流水推着向前,磨去身上的棱角。流水在这里才真正体现出了外柔内刚,以柔克刚的本色。山间的黄昏,来得那样迅速,那样悄无声息。恍惚行走间,漫山薄雾紧随身后,一路追了过来。不知不觉中,树也肃穆,石也黯淡,影也婆娑,林也幽寂,溪也静默,只有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在山谷中回荡。经过长途跋涉,汽车终于到达了我此行的目的地――吉首。此刻,吉首已经淹没在夜色中。我就此走进了一个被夜雾包裹着,披着一层神秘面纱的姑娘的心房。

 

    作者简介:龚陈荣,男,汉族,1961年2月生于湖南省澧县城关镇,1977年恢复高考后进入吉首大学数学专业学习,毕业后分配到保靖县民族中学任教三年,后调回澧县工作。历任澧县司法局办公室主任、共青团澧县县委书记、中共澧县车溪乡党委书记、澧县林业局局长、中共澧县县委农村工作部部长等职。现在澧县人民政府工作。 

  (责任编辑:苏卫平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新闻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吉首大学党委宣传部
吉首大学新闻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