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旧版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吉首大学新闻网 -> 首页 -> 凤飞文苑 -> 正文

黄昏藏

作者:罗玥  来源:校报   时间:2021-04-23  点击:

日影斜倚,绻云舒卷,彩袖一般在山头上轻拂。鸭洇水田,柳摇金辉,暮风吹动仿若铜镜的水面。黄昏沉晚中,颠簸疲乏的太阳走过一天的光景,终于侧瘫山间,于是远天开始一场盛大的燃烧,那渐淡渐小的火团,烧卷了平整的素清天幕,烫染上鎏金嫣红的纹饰,那些在火光中剥落的碎屑,洋洋洒洒落向荷叶坪的每一处,借着农人家屋顶处袅袅升起的炊烟,勾勒出起伏的金色轮廓,也勾勒了两个女孩的童年故里。


“星星,星星,你出来了吗?”月月掰着星星家的门沿,整个人几乎匍在门上,压低了声线朝里卖力地喊。星星家的门在白天是大开着的,这里的其他人家也都在白天敞开着大门。


“嘘——出来啦出来啦这就来!”星星的声音从屋内顺着柴火味和米饭香味一同传出来,也一并惊扰了门口懒卧着的大黄狗,它挺了挺身子,伸了伸大舌头,又懒懒卧去。


猩红的云霞欲聚还散,两个女孩的脸蛋被映得通红,活像门上贴着的一对年娃娃,讨喜极了。月月的外婆家和星星家是只隔了一面墙的邻居,从小被寄养在外婆家的月月和星星一起长大。两人在这荷莲山水之间被长养得水灵健康,皮肤白净细嫩,眸子黝黑清亮,天性活泼明丽,也还都是热心肠,今天这家的衣服忘收了,明天那家要插秧人手却不够了,都能见到两个女孩小小的却卖力奔忙的身影。乡亲们都怜爱着这两个孩子。


星星和月月同得山川灵秀的自然养护,成长于安信自约的纯朴风气中,秀外慧中,都是大自然的女儿。她们一起学习,一块玩耍,共同成长,就像亲姊妹一样。两人的名字照村长爷爷的话来说也“起的妙!”让旁人乍一听觉得两人就是亲姊妹。其实不然,两人的名字分别带一个“玥”和“鑫”字,只因村里“好事”的大伯伯起了个头,“星星”“月月”便都在全村叫开了。若问及两“姊妹”的最爱,她们必答:“晚饭前的捉迷藏!”


荷叶坪的环境对于捉迷藏得天独厚,大片大片碧绿的荷叶菡萏妖娆,孩童们可轻易藏于其中,不留痕迹。尤其在黄昏下,漫天的金光透过荷上大抔露珠射向眼睛,直让流连的人感觉像置身画中,精神恍惚,寻人的脚步也慢了些许。各家的大门到了傍晚还都大开着,为着方便对门或隔壁间借柴火厨具等做饭要用的东西,每户还留有十余年历史的老式实木阁楼,藏进去,斑驳红墙边是一堆堆小山般的稻谷,只要屏住呼吸不去让已老旧松动的木地板发出“吱呀”的声音,藏的人便也不会被轻易发现。孩子们可尽情地撺掇于各家各户嬉闹藏匿,对此邻里之间毫无微词甚至很欢喜孩子们的玩闹,在田地里劳累了一天收工回家的农人们发现了藏在自家阁楼里的别家孩子也不惊讶,而只会心一笑,偶尔也憨笑着说两句“小心,别摔着了”。


捉迷藏开始。“三、二、一,月月,我看到你的白裙子了呦,你快出来吧!”“星星,你爸爸叫你吃饭了,还不出来!”找寻的过程在荷叶坪注定很漫长,女孩们不得不狡黠地想出一些法子将藏的人引出来,藏的人也在一次两次“蛊惑”中定了性子,绝不因听到任何声响有所动,而静候在黄昏的醉意与温柔中,遐思无限。


在缓慢爬升的夜色中,星星和月亮悄然登场,细细碎碎的月光尽数藏匿于楼梯拐角的玻璃窗,温柔地凹凸折射在藏好了的女孩素净的脸庞上。最后常常不等找到,藏着的女孩已禁受不住柴房传出来腊肉的飘香四溢,自己走了出来。


晚归的孩童讨得各自家的一句嗔骂,此时饭菜喷香,天空中最后一缕橘色的问候,换作一枕幽梦,藏在夜的臂弯里酣眠。


吾心安好是吾乡。


(责任编辑:苏卫平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下一篇:罗叔
视频吉大更多>>
热点推荐

版权所有:吉首大学党委宣传部                            

新闻热线:0743-8677808   E-mail:jsunew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