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 旧版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吉首大学新闻网 -> 首页 -> 凤飞文苑 -> 正文

一株白山茶

作者:付薇  来源:   时间:2021-07-01  点击:

三月,空气里还满是冬日的余温和初春的羞涩。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晚些,往年的三月都已经卸下了厚重的袄子。而现在都快四月了,依旧还是秋裤扎在袜子里的状态,再加上连日的阵雨不断,校园里的学生也是撑着伞步履匆匆。


在第一教学楼的左侧是一小片树林,树林里有些什么树木什么花草平时也没太注意。一天周末下午,停了雨,这片小树林就多了一群嘻嘻闹闹的学生。我定睛一看,都在那儿三五成群地和娇艳欲滴的山茶花拍照呢!小小的林子里大约零零落落地分布着十几株山茶树。一树一树都开得红彤彤的,尤其刚经过雨水的洗涤,花瓣叶子上还停着几颗玲珑剔透的雨珠,更是给热情的山茶花添了几分朦胧韵味,确实值得人驻足停留。乍然,发现这片热闹中有一株特别的山茶树,五米开外看着只有一树略枯黄的叶子,心中不禁为它的不幸而扼腕叹息。走近,想摸摸它的叶子,青黄间有一小团素白。原来这是一株白山茶呀!整株就开了这么一朵花,花向朝下,被树叶枝丫簇拥着,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与身侧红艳艳的一片相比,这一朵白山茶自有一番清丽脱俗。大家都对红山茶爱不释手,绿草地散落了红晃晃的一片深深映入眼底。我不禁想起了我以前养过的狗狗。


小时候被寄居在外婆家时,我养过两条狗。那是一次去给姨妈家送新鲜的橘子,姨妈家的狗刚好产下一窝狗崽儿,总共有9只,用渔网拦在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头。阳光正好,小狗狗们都撒开脚丫子在院子里头蹦着跳着。我看着这些小狗们欢喜得不得了,拉着外婆的袖子,指着这些小狗,撒着娇:“外婆,咱也养个狗狗吧!”姨妈听到我想要,也笑着拉过外婆,“我正愁着这么多狗儿我养不了呢,你看,妹儿喜欢就抓几只去吧!”我一听姨妈偏向我,赶紧抱着姨妈道谢,外婆这才同意我养小狗。我屁颠屁颠地跑近狗窝那边,挑了个自个儿喜欢的狗狗。狗妈妈看我走近就狂吠,但小狗狗们很亲人,也跑近拦网看着我。狗妈妈被姨妈呵斥了一声后就不做声了。9只小狗颜色各异,尾巴摇得可起劲了,我挑了一只偏白色的,它前脚搭在拦网上,使劲摇着尾巴。一把它抱出来,它就舔了我的脸、胳膊,我就喜欢得不得了。外婆说怕它孤单,让再挑一只,我有了这个小可爱哪还管别的,另一只就是外婆挑的。外婆挑的那只黄褐色毛发,端坐在狗窝前,和其他小狗相比,显得格外安静沉着。带回家后,我给它俩在门口搭了个狗窝,我挑的那只取名小白,外婆选的那只取名小花。每只狗一个碗,小白总是吃得飞快,然后去抢小花的,小花也不争,长此以往,小白长得比小花大许多。小白很亲近人,只要有人唤它的名字,它就飞奔着过去,赢得了我们周围邻居的一致好评,也赢得了邻居们的投喂。小花除了平时跟我和家人互动,其余时候就躺在狗窝前,门口路过陌生人总会叫几声。多希望日子就是这样一直岁月静好呀。那天是全家出门走亲戚,小白小花就在家门口待着,院子门没有关上,周围的邻居还可以来喂喂食。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就只见小花坐在门口,见我们回来呜呜地叫着。我没管小花往外头跑着,呼唤“小白,小白……”,连它常去撒欢的河堤我都跑过去看了,仍然没看到踪影。我这才意识到小白可能丢了。飞快跑回去,哭哭啼啼地“外公,小白不见了。”外公带着我去问问邻居们,他们都没留意。我的小白就这样丢了。之后的好几天我都是闷闷不乐的,突然有一天隔壁李叔叔家的小儿子跟我讲:“姐姐,你的小白狗狗跟别人走了。”我睁大了眼,他继续说:“有一个没见过的叔叔,他拿着鸡腿逗你家的狗狗,小白就跟过去了,然后就上到一个车上就走了。”我心里痛骂着那个陌生的偷狗贼,却无济于事。后来爸妈把我接回家之后,便再也没想过要养狗了。


现在回想起来,小白确实太过热情,看见吃的就扑过去了,不懂得克制;小花,不争不抢,陌生人靠近就狂吠,别人给的东西不碰,得听到主人的口令再下嘴。思绪回到眼前的山茶,红的明艳艳的一大朵一大簇地引得人们采摘,而那一朵白山茶掩于枝叶之间,静静感受这万千风景,难得一片清净。人的性格也有千万种呀。于丹的《人间有味是清欢》有这样一句话:“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静水流深,这看似深邃的天地万物,其实简约朴素,平凡安然。”懂得谦虚克制,护得一颗平常心,感受这一株白山茶的淡然。


视频吉大更多>>
热点推荐

版权所有:吉首大学党委宣传部                            

新闻热线:0743-8677808   E-mail:jsunews@163.com